版权所有:潜山新闻网 PDF版
往期回顾
发刊日期:2020年03月21日> > 总第202007期 > 第三版 > 新闻内容
信步西河滩
新闻作者:芮立祥  发布时间:2020年03月21日  查看次数:  放大 缩小 默认
  武汉最后一家方舱医:,昨天休舱了。方舱关闭,“至暗时刻”便宣告终结。
  中午,有很好的太阳,微微的风吹着,阳春三月的暖召唤着我。走出蛰居的家门,打开紧闭的心扉,偕夫人、孩子向西河大坝驱车而去。
  西河,是源于世界地质公园、国家AAAAA级景区天柱山的一条母亲河,迤逦从大山深处走来,流经我们居住的小城,流向远方,汇入江海。被山泉滤过的河滩,坦荡如垠,在春阳下明亮却不耀眼,好一方绿水银滩!
  我们仨把车停在坝上,把外套扔到车上,径直扑向河心。
  美丽的西河,几个月不见,又出落得叫人刮目相看了。不知啥时候兴建了纵横贯通的栈道,一律由本色的木轨铺就,延伸到水边滩头,逼近河心。滩中杂草,高低错落,黄中带青,一些绿,贴着白净的沙,在枯黄的芦蒿中闪动一身光鲜,生怕踏青的人忘了自己。你看,有的踮起了脚跟,有的扎上了“羊角辫”,还有的不断地摇着“狗尾巴”呢。走在春风中,别是一番生机盎然。
  夫人一激动,就从新铺的木栈道中直跳下去,原来是西河绿中的一簇茵陈吸引了她。“茵陈”,是一种植物,色青、香淡、态娇,坝边、田间、滩头随遇而生,西河西滩尤盛。中医书上说,茵陈,清热退黄、利肝护胆、降压舒胃。更是做粑的上等原料。
  去年,曾和夫人在西河滩头采撷了不少,回家后,将茵陈洗净晒干切碎,再买来米粉,加上一些腊肉丁儿和熟,做成茵陈粑,纯天然原生态,香脆可口,美味悠长。于是,期待再踏春西河,再采茵陈。可不料鼠年新春伊始,武汉毒疫肆虐,城门被封,昼夜战“疫”,一切美好的愿景,只能静待疫退。
  这一天终于来了!走在西河滩头,有采摘茵陈的喜悦,更有劫后庆生的感动。夫人提着塑料袋,寻觅着一簇簇的茵陈,并不时的呼叫着“快来,快来,这里好嫩的”“嘿,这里也有更多呢!……”我也止不住惊呼着。掩不住的高兴劲,烙在我们深深浅浅的脚印里。孩子呢,本在上海某大学读书,疫情期间,导师网上授课。开学推迟,落得一家人这么长时间的春节团圆,其乐融融,倒是十分难得。他是头一次采茵陈,好奇地找着,还顽皮地给我和夫人拍了不少搞笑的现场照呢。存在,是生之依附;自由,则是活之意义;情爱,更是乐之源泉。《史记》中载有伯夷叔齐不尝周粟、采薇而食的义举。无论采薇也好,还是采茵陈也罢,都见证了大地的慷慨,昭示了心灵自由的珍贵。尤其在搏“疫”病毒,生死血战之后,更觉得人生天地间,名利富贵,实在不过过眼烟云,唯有亲情、友情、爱情、国家情、民族情才是永恒的春江水暖,唯有求真求善求美才能绽放出永恒的灵魂芳菲。
  腰弯久了,便在新修葺的小亭中稍歇。举目望去,一方宝塔,赫然入目。她被小城紧紧的拥抱着,她的名字叫“太平塔”,已被国务:定为“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”了。春光下的古塔,像定海神针,她从西晋的苍茫烟云中一路走来,匡正驱邪,护佑着脚下的这方土地,风调雨顺,安乐祥和,风景独好。再看河心,一群白的麻的诸多叫不上名儿的水鸟在尽情嘻戏游弋,有的振翅起立,有的翩然归来;有的成双成对,卿卿我我;有的一家三口交头接耳,意蜜情浓:是在追忆回巢的浪漫之旅,还是品味团聚的山水温馨?小城人趁国家政策的春风,已将西河打造成了遐迩闻名的国家级湿地公园,特别是铁腕清污,铁腕禁捕,使河水清了回来,鱼儿游了回来,鸟儿飞了回来。“咹咹咹——”,天空传来大雁的叫声,人字形的雁阵倒映在粼粼水波中,与游鱼逗趣。极目苍穹,俯察清流,人与自然,相得益彰,美轮美奂……我们都是西河的生灵,我们相知互爱,诗意栖居,西河才有最新最美最可持续的风景。
  一晃就快到下午上班时间了,茵陈也采满了一篮,夫人唤我们准备返程了。提着战利品,我们仨走在宁静的沙滩上,沐!着和煦的春风、明丽的阳光,面对逝者如斯,不禁想起远方硝烟尚未完全散尽的武汉疫战,想起搏“疫”中遇难的“吹哨人”,想起逆行驰援大爱无疆的白衣天使,想起为阻疫立下赫赫战功的“红色哨卡”以及千千万万默默战“疫”的同胞,悲欣交集的泪水在心中汩汩流淌。
  何须面朝大海,只需信步西河,便有春暖花开。
上一篇 下一篇
 
| 备案号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