版权所有:潜山新闻网 PDF版
往期回顾
发刊日期:2020年09月05日> > 总第202030期 > 第三版 > 新闻内容
我的文学梦
新闻作者:程建华  发布时间:2020年09月05日  查看次数:  放大 缩小 默认
  一切皆缘于那场饭局。那是我到大庆谋生的第十个年头,业务做得顺溜,又刚在水岸家园买了房子,春风得意马蹄疾,杯酒下肚,就漫无边际扯起了犊子。
  说的是家里的一段往事。爷年轻时被国民党溃军抓了壮丁,村人皆说爷死在外头了,唯奶不信,奶吃糠咽菜,苦巴巴等了一年。腊月凌晨,风雪大作,奶才开门,看见个半人半鬼的家伙蜷在屋角,细视,竟是形如枯槁的爷。
  爷连着三天人事不省,水米不进。郎中劝奶给爷预备后事,奶死犟,不听,跑去相公庙求菩萨。老和尚劝奶给爷叫魂,奶请来全村男女,乌泱泱站乌石堰坝头喊了一夜。
  天蒙蒙亮,爷在坝脚闲逛,浓雾里冲出个白面书生,乌纱帽,大红袍,手执钢鞭,上来就要逮他,爷慌不择路,田畈、村庄、树丛,四处躲藏,最后累瘫在一堵墙脚下,被那书生死死按住,动弹不得,爷急了。咩———山羊一样大叫一声,就醒来了。爷活过来后,去相公庙还愿,一抬头,见台案上端坐着相公老爷,乌纱帽,大红袍,白面书生,手执钢鞭,竟是梦里抓他的人。爷惊得磕头如捣蒜。
  我自幼听着爷的这段传奇长大,听得耳朵长茧了,以至说来口若悬河,说得一桌人停下筷子,瞪着牛蛋大眼睛听我演讲,我像个走南闯北的说唱艺人,为求生动逼真,愈发添油加醋起来:爷被撵急了,偷偷回头,见那书生将红艳艳的长袍扎在腰间,黄豆大的汗滴顺着白净的额头,急雨似的滚落下来……满桌寂寂,唯闻火锅咕噜噜叫唤,座中一人忽说:这么精彩的故事,为啥不写成小说?说话的是个陌生中年,身材魁伟,白净儒雅。写小说?我像个唱得正欢的电唱机突然被拔了插头,哑了。那不是作家的事儿吗?太。远,太高大了,我都38岁了,这些年上天入地跑业务,客厅除了电视机说明书,怕是连张带字的纸片都难寻到,我能写小说?
  宴会散场,我顺着黎明河往家走,北方的春天来得晚,四月了,河边的杨柳还未吐绿。脑袋乱得像只刚被踩翻的鸡窝,出门时,那中年人紧握着我的手说:你的语言天赋特别好,适合写小说,别打怵,咋说的就咋写。这才知道,中年人叫王鸿达,是大庆市的专业作家,已发表了几百万字小说。
  折腾一周,我终于将爷的故事写出来了,竟一气写了一万多字,自己也觉着不可思议。正得意,王老师兜头给我泼了一盆冷水:小说不同通讯,小说得有自己的语言。于是,我在电脑这头,王老师在那头,逐句逐段给我解析指导,甚至连一个字的用法,都指出其中的深意。王老师说表现一个人惶恐不安坐在凳上,得说“猴”在凳上,猴,才能淋漓尽致体现出不安的心情和神态。
  王老师为这篇小说取名《喊魂》,说:故事精彩诚然好,但小说不仅仅是讲故事,而是借讲故事的过程,来体现一种时代精神,《喊魂》应该朝着体现奶的坚持不渝,以及村人同心协力救助爷的这种大爱精神着墨,这才是小说存在的意义。一语惊醒梦中人,我沉下心,按王老师指点,将《喊魂》翻来覆去盘弄,差不多半年后吧,咬咬牙,将八千字的定稿投给了《章回小说》。
  接到《章回小说》编辑老师的留用电话,才是投稿后的第六天,幸福来得如此突然,我紧张得语无伦次,一种被认可的喜悦,刹时巨浪般将我吞噬了,这是此前成交了多大业务都未曾有过的感觉。
  《喊魂》最终发表在《章回小说》2015年的第12期上,还收到了七百多块钱稿费。此后,我走在路上都觉得自己与众不同了,我突然习惯了用心去观察身边的每一个人,每一件事,想着怎么用文字来刻画这个人,这件事,才能更传神精彩。
  而安徽老家的往事,甚或村庄里每一个去世或健在的人,他们的音容笑貌,都像精灵一样,一个个跳跃着扑入我的脑海,那么多遗忘经年的旧事,忽如枯木逢春一样,一点点又在我眼前生长繁茂起来,我用文字收集了这点点滴滴,汇成了一篇篇精美的小说或散文。
  时不我待,我需要更勤奋一些,努力实现这晚来的文学梦。
上一篇 下一篇
 
| 备案号: